返回27)、精液射乳(微H)  叶闻知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她的手来到他的运动裤的裤头,将抽绳轻轻一拉,鼓胀的四角内裤就这么弹跳出来。

全程他宛如一个好学生,除了乖乖站立颤动,再做不出别的。

阴茎似乎感知到少了一层障碍了,隔着更薄的面料,耸动地更加汹涌,仿佛即将冲破堤岸的海浪。

唐元用那双光灵的双眼看着他,冲他狡黠一笑,趁他不备时,放在他胯上的双手‘哗’地一下扒下最后的阻碍。

瞬间,原本贴在何梁小腹上的性器在空气中向上扬起。何梁是雄性激素发达的那类,除了皮肤微黄之外,肚脐下方还长着一绺稀疏的灰色腹毛,一直延伸到性器上方。然而,他粉色的肉茎却在这成熟男性体征中显得格外稚嫩。

“越来越大了。”唐元挑眉望他,“现在我还没摸你呢。”

何梁偏头,指甲拧得泛白,他才不敢承认,是因为她完美的胸型过于诱人。他看过日本、欧美的片子,不乏有豪乳的女星,可是,现在只瞥几眼唐元若隐若现的乳肉,他就能膨胀到史无前例。

简直难以想象。

唐元从被窝钻出,以猫女一样的姿态,四肢爬行。她的每一寸动作,都可见紧实白滑的腿肉,以及摇晃不止的乳波。终于来到他跟前,唐元俯身,逐渐朝何梁下半身靠拢。

“唐元!”他慌乱叫住她,“别……”

唐元抬头看他,两只手不急不慢握住他的肉柱,露出轻蔑笑容:“你不会以为我要给你口吧?”

在何梁身上做这些事,唐元早就跳出性的范畴了,对她而言,他的鸡巴和芭比娃娃、积木拼图没有任何区别。她只是在玩一个射精游戏,他射了,射得越快,她就赢了。

唐元在此刻给与何梁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:放荡、媚人、风骚,但有同时带着点傲慢和疏离,仿佛是女王施恩,暂且给他点快活,而他必须跪下来为她效忠至死。

“是不是用手更舒服?”唐元的声音带了些俏皮。

何梁又一次想到了上次和她在狭隘沉闷的衣柜里。她插穴自慰达到高潮,兴奋到痉挛的脚胡乱踩着他的龟头,还发出细碎呻吟,引诱他一起来到淫欲的天堂。

而现在,她是直接接触到他的皮肤,他能感受到她滑腻白软的掌心和微凉的温度。

无论手还是脚,似乎,只要是她给的,他都想贪婪吞下。

“我问你呢。”

“舒…舒服……”

何梁的肉棒上的盘旋的青筋越来越分明,给唐元的视觉刺激也愈发强烈。

唐元能感受到腿心开始发酸,底裤濡湿,蓦地开始想象,如果这根粗长狠狠塞入肉穴的话,一定能…完全堵满,甚至,还要被迫扩张好多。

想到这里,小穴像是有意识一般,窜起一股又怕又期待的欲火。

好热,唐元觉得全身开始燥热起来,颧骨上的脸颊肉显出片片红晕。明明,外面还在下着绵绵秋雨,阴风肆虐。这只能和喝酒一样,是由化学反应引发的燥热。

空气中,漂浮着太多两人醉人的荷尔蒙气息。

“控制不住了…唐元……”

当唐元指腹划过阴茎的伞状前端时,何梁再无法忍受。

听到这话,唐元才发现他已经撑了这么长时间,还是在这么硬的情况下。她掌心握得都酸了。

“那就射啊。”唐元起开,甩着手轻喘气休息。

何梁转身,却被唐元又拉了回来。

“不准背着我射!”她就是要看他当场释放,否则,和上次穿了裤子完全没区别。

何梁双手还捧着自己性器,“会…吓人。”

“当着我射啊。”唐元拉住他的大腿,“听到了吗?”

何梁只能豁出去了,咬着唇,连眼睛也不敢睁,就这样迎接他的高潮时刻。

只听“噗噗”几声,马眼迸发出一团白浆,就像是凌空泼出一瓶鲜奶。

一大滩淫靡的白色毫无章法四处溅射。

唐元没有想到何梁射得这么多,完全向她扑面而来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一股脑喷在了自己胸上。

于是,何梁射完一看,只能看见唐元的乳肉上铺着希希零零的白色粘稠。

白色,是纯洁的象征,也是邪恶的象征,一个含义模糊不定的颜色。

空气中还散发着浓烈的腥味。精液的确和牛乳很像,不仅色调一致,还都从生物的器官中产生,原始勃发出来,散发强烈的味道。

唐元还在喘气,胸口上的粘稠就顺着她的动作,经过耸立的乳峰,一路往下流进乳沟。

这副场景直接刺激得何梁双眼发红,一大股满足感油然而生。

“oveable feast”何梁做出这个唇形。

her breast is a oveable feast

一场盛宴,一场流动的盛宴。

唐元休息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胸口的是什么,居然这么多,还全部喷到了自己胸上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